廿也

a团团担
各种意义上的黄色女孩
…正在缓慢变紫变红


末子爱好者
也吃虹笃磁
本质kkl
方王是初恋

偶尔写点梦话

【末子】姐姐太爱我了怎么办04-End

Nino性转注意避雷⚠️

ooc

估计大家已经忘记了前文

01 02 03

总共1w5+ 这篇完结爆了字数

总之是把喜欢的末子梗全写了一遍…

嗑鲜嫩的nino姐弟感觉太好了

写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 相当崩坏  

非常感谢看文的大家w

====

二宫和也迄今为止的人生之中毫无关于酒的经验,这并不是因为有两个好哥哥成天以身作则未成年不能饮酒(其实她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好弟弟其实很早就试着偷喝啤酒),而是她有意识地做到“众人皆醉我独醒”。

当别人喝多的时候,清醒的二宫同学会捞到非常多好处,比如录制醉酒后的小视频事后要挟S某A某;比如从意识不清醒的人嘴里套话事后要挟S某A某;比如从各种角度拍照片,部分事后要挟S某A某,部分充实自己的Jの相册。

这也导致了她不太清楚目前这种迷糊的状态是醉了而不是做了怪梦。

感受到唇上的柔软触感,松本同学觉得大脑空白了大概一个世纪,可唇瓣分开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个世纪真是短暂死了,特别是周围的大家还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更佐证了这一点。

环视了一圈,他有点庆幸没有什么跟他和二宫有关的同学在场——除了睁大眼张着嘴完美诠释“目瞪口呆”字面意思的番茄,醉倒正在头靠头睡的相叶和大野,还有嘴里填满食物嘴角隐约残留汤汁的…他亲哥。

“nino喝醉了,今天的事你别让他们说出去,”松本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走过去扔给樱井一块餐巾,“我带nino先走了。”

然后非常有稻苗鸡风范地公主抱着二宫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樱井反应了一会儿,拿起那块餐巾擦了嘴同时继续咀嚼嘴里的食物,想了想笑起来,拿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相叶的酒杯。

“果咩…nino真的要成我们家人了哦。”


不论是在发现自己喜欢二宫之前还是之后,松本都无数次地抱过二宫,在各种场合,以各种理由。但是今天的心为什么会跳得这么快呢?难道说是他姐姐变重了让他心脏负担加重了?——不不不,不可能,nino轻到他一只手都能抱起来。

所以是刚才那个吻的副作用嘛?还是因为nino的心脏也跳得很快所以引起共振了?

直到把二宫放在自己的床上,松本同学的一半大脑还在严谨地思考着,当然另一半大脑也没闲着,正忙着控制自己不去做点什么。

二宫显然睡的很熟,齐刘海软软地散开,白净的小脸上染着绯色,粉色的猫唇无意识地微张着。她平时常穿毛绒绒的家居服,像兔子或者柴犬之类的可爱小动物,今天剥开厚外套只一件快把她整个人罩住的粉色大卫衣,松本无端觉得她很像一个桃子,粉里透白,又甜又软,轻轻咬一下就沁出一汪甜蜜的汁液。

然后松本弟弟就很想闻一闻她身上有没有桃子味儿,真的,就闻一下下,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凑近了嫩嫩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和短短的可爱的眉毛就相继撞进他的视野里,柔柔的甜味混合着浅淡酒香也笼过来,在视觉嗅觉共同夹击下,松本勇士败下阵来,低头很迅速地啾了一下,顺便很轻很轻地咬了一口。

跟想象一样甜甜软软,还略带嫩滑的感觉,松本觉得自己现在肯定脸红得吓人。

按照一般的套路,这时候二宫应该醒过来,两个人四目相对继而坦诚心意。

但是二宫毫无女主角的自觉,睡得还是很香,男主角也有些失格 ——松本听到自己的肚子发出了一点也不浪漫的“咕咕”声。

今天晚上他确实还没吃任何东西,松本决定暂时停止等待公主苏醒,现实地冲碗泡面吃,不过他怕吵醒二宫,又懒得去厨房,最后就决定站在房间门口吸溜泡面。


公主睡得其实不太熟,梦到自己没羞没躁地主动亲吻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没有多久,她又感觉到嘴唇被琢了一下,过于真实的触感让她的意识稍微恢复了些许。紧接着她嗅到了一股相当熟悉的香味,丝丝缕缕的青草香调包裹着姜的辛辣味,令人安心的木香稳稳地收束——诶为什么自己能马上反应出来这么具体的香评——二宫同学瞬间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

这是她弟弟的味道,来自仿佛贴着“松本润”标签的212香水,而且这浓得仿佛能化成实体的程度说明…她们离得很近很近。

推理结束,她猛地睁开眼睛。

往好的方面想,她没一下子跟松本四目相对;往坏的方面想,她正躺在她有严重洁癖的弟弟的床上——二宫此刻非常希望自己还在梦里。

不过门外隐隐约约传来的动静连同泡面味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没顾上穿鞋就冲过去拧开把手,不出意外的跟刚把面条放嘴里的弟弟,四目相对了。

二宫此刻越发相信自己还在梦里:她以精致讲究出名的好弟弟正倚在卧室门外,用泡面附带的塑料叉子吃一碗泡出来的泡面?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对劲儿吧?

“你…”二宫甚至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最后自暴自弃地开口,“怎么开始用水泡而不是煮泡面了?”

“唔,我饿了又懒得下楼,偶尔也想试一下泡的做法嘛…”

“哦,这样啊,”二宫了然地点点头,又突然反应过来,“等等等等!泡面什么的不重要好嘛J!你能好好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嘛?”

松本想了想,省略了一部分无关信息,“就…就是刚刚在我哥生日会上你喝醉啦,我先带你回来醒醒酒,然后…我饿了怕打扰你就出来吃泡面咯。”

“啊…哪天要跟sho桑说抱歉呢,”两次似真似幻的亲吻无端出现在脑海里,“说起来我喝醉了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该不会跟我那个笨蛋哥哥一样乱亲人吧?”

Bingo!松本一边腹诽一边断然否认事实,“没有哦!nino喝醉了很可爱呢…呃我的意思是很乖很安静的。”

“没给你们添麻烦就好…其实我也有点饿,可以吃口你的泡面嘛?”

“可…可是就一个叉子呀。”

“没关系啦,又不是第一次跟J一起吃东西,”二宫非常自然地张开嘴,被喂食了几口已经泡软了的面条,“好吃诶!不愧是J!泡的面也很好吃哦~”

“哪有…面条明明都软了,你饿了我再给你煮点东西吃吧?”

“不用啦,这么晚了我差不多要回家了,J会送我回去吧?”

“诶!我看外面好像下雨了诶,今天不顺便住下来嘛?我一会去收拾一下客房…”

一般来说,玩到晚上再加上外面天气不好,二宫是绝对会留宿在松本家的,因为次数频繁甚至客房都备份了她最近玩的游戏,可是酒后的梦实在让她脑子有点乱,二宫认为她非常需要退回自己的小窝里好好思考一番。

“今天怎么说也是sho桑生日,晚上你们还是好好聊聊天,别再吵架啦,刚才你跟toma坐那边的时候,sho桑看起来很难受呢。嘛…我毕竟还是外人,不方便听你们的小话,嗯?”

看着二宫已经开始穿外套了,松本也没再坚持,收拾了一下从玄关拿了把伞就送她出门了。

外面雨不太大,两人共撑一把伞也正好,但是二宫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一路无话,松本有点受不了这种气氛,主动开口:“nino?”

“嗯?刚刚在想事情,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nino,我从没把你当作外人哦。”

听到相当意外的发言,二宫好像从思绪中抽身出来,歪头笑了一下,“诶?”

这是要自己继续说的意思了,松本深呼吸了一下:“就是,我们那么早就认识了,我知道nino一直很宠我,对我非常好,但是我并不是只把nino当成邻家关系很好的姐姐来看待,而是喜…诶?”眼看“喜欢的人”就要出口了,认真听着的二宫扑哧一声笑出来了。

什么嘛,原来J也是这么想的哦…早知道就不消耗那么多脑细胞了,J语十级的二宫同学提前猜出了接下来那句。

“所以刚刚的kiss也因为不是外人对吧?”

“你怎么…怎么知道?!”

眼看平时克己认真的弟弟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飞红,二宫有一大半的大脑在她耳边振聋发聩地大叫“可爱!!!”另一小半还勉力维持着正常的发声系统:“唔…我到家啦,要说再见了~”

松本第一次对于他们两家离得这么近感到万分不满。

二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钥匙开门,她怕自己再慢点会变成煮熟的虾——即便在雨夜也看得清泛着可疑的粉色那种,回头看到松本脸上羞涩中又掺杂着一些不确定的复杂神情,她小恶魔的心又软成一滩水,慢吞吞地开口:“再—见—啦—说起来,J也该想一下,为什么我不再拿一把伞嘛。”

眼看一点点合拢的门和门里小人儿红红的耳朵,松本总算回过味儿来,但在人家门口大声表白绝对无理那就只好——

“nino!学园祭的时候你一定要来我们班哦!一定要来!”

门里探出来个脑袋,附赠十万伏特的wink攻击,“好的呀~”

松本完全不记得接下来的晚上是怎么度过的,第二天起来还发现自己已经稀里糊涂地跟樱井和好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松本作为班长,完全投入到学园祭的班级活动策划中去了,樱井相叶也忙着学生会事务,只有二宫闲下来,除了增加日常的游戏时间,她还恢复了放学等松本一起回家的习惯,一来二去跟松本班级的同学混了个脸熟,男生多半来讨教游戏经验,女生则想从二宫姐姐这里听点班长的八卦。

很快学园祭到了,二宫她们班非常没新意地做起了咖啡厅生意,除了女生都穿了统一的女仆装之外可以说毫无亮点,因此意料之中的门可罗雀,侍应生们也懒懒散散提不起精神来招呼客人,其中最过分的莫过于坐在偏僻角落聚精会神玩掌机的二宫。

眼看一上午就要过去,每个侍应生指定的营业指标全都没完成,被世界遗忘的班长町子非常抓狂,宣布如果还继续现在的状况,下午商量好的换班就取消。

二宫本来打算上午划水,下午去松本那边玩,一听说换班要泡汤就有点着急,再加上掌机即将没电,她叹口气拨通了相叶的电话。

相叶他们班在他和樱井的大力支持下开了餐厅,他在后厨负责中华料理,正炒着麻婆豆腐的时候接到了二宫的电话。

“喂,哥?”

即便周围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嘈杂不堪,相叶还是精准地辨别出那句他也就十来年没听到过的“お兄さん”,然后不知道是被辣椒呛到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老泪纵横起来,当然他也马上反应过来他妹妹应该是有了不得的事情要求他。

“嗯…怎么啦kazu?啊不,妹妹?”

“…我求你还是叫我nino好吗,”二宫用尽全力才憋住嘴边那句バカ,“你如果不忙的话带上sho桑过来一下617号这边,我请你喝东西,”她实在是很久没有这么礼貌地对待她亲表哥,套路难免有些生疏,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拜托啦,谢谢。”

相叶一个不小心把手头这份豆腐炒碎了,看也没看就倒进盘子,转身火急火燎地跟负责人要了假,拉上正在隔壁参加小碗荞麦面比拼的樱井就跑。

樱井完全在状况外,嘴里还填满了荞麦面,瞪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

“刚刚kazu给我打电话让我和你过去!天哪她肯定遇到大事儿了!”

樱井努力咽下荞麦面,“不是…她的事儿有我的比赛重要嘛?我马上要赢了!”

“她电话里叫我お兄さん,最后还说了拜托和谢谢,”相叶神情非常严肃,樱井的神情也逐渐严肃起来,“最可怕的是,她竟然还说要请我喝东西!”

“我担心…nino怕不是被绑架了在用这种方式呼救?”樱井主动地向617号的方向跑过去。


映入两位哥哥眼帘的是不亚于被绑架的冲击性情景。

“没事吧nino?…到底是谁逼你穿成这样的?!”相叶没忍住喊出来,而樱井惊讶的说不出话。

穿着黑白女仆裙梳了双马尾的二宫同学正倚在门框不耐烦地扯着白色蕾丝头饰,听见相叶的叫声敷衍地挥了挥手,“来啦?”

然后猫着背把两个惊呆的人带到最中间的桌子坐下,端上来两杯柠檬水,“喏,不用客气,我喝着还行。”

来自各个方向的kya声此起彼伏,不少侍应生开始在line上呼朋唤友。

看着他俩纹丝不动的样子,二宫皱着眉拿起一杯,喝了一口,“这下好了吧,我替你们试过,没毒,你们还愣着干嘛?”

相叶拿起另一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认真地夸了一句:“nino你穿裙子真好看。”

“哦,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立派的樱井部长听闻,立刻暗搓搓地偷拍了两张,顺手发给弟弟。

二宫看了看四周,满意地发现小小的咖啡厅已经可以用人流如织形容,她又端了几杯饮料过来,“没事的话,你们就在这休息…大概半小时吧,随便喝喝饮料,我去J那了。”

“唔,那我现在带你过去吧,在830号,就隔几个班,”收到樱井图片后匆匆赶来的松本很自然地接过话,“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二宫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现在的程度大概是水泄不通了。

“诶,现在就走嘛?我想换个衣服先…”

“nino穿裙子很可爱哦,我可能有点想多看几眼。”

“那…看在你策划的活动这么和我胃口的面子上,就不换了~”

没错,松本监督策划的学园祭活动是游园会,玩各种各样的游戏可以积分,凭借积分兑换礼品,二宫早就瞄准了那盘新出的游戏。

松本陪她先捞了几次金鱼,夹了几只娃娃积了几个小分,看着二宫最后还是选择了马里奥,颇有扎根在手柄旁边的势头,便伸手把她有点乱的双马尾整理整齐,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二宫对自己的马里奥水平还是非常有自信的,玩上两三局积分就离目标相当近了,她伸了个懒腰,又在手机游戏区玩了玩智龙迷城换换口味,盘算着差不多就往兑换处走。

兑换处的女生二宫认识,对方早耳闻二宫的游戏水平厉害,但也没想到几个小时功夫就能积这么多分,难免表示了一下惊讶:“二宫姐姐,你打游戏太厉害了,不过…这么多分就换一盘游戏嘛?”

二宫漫不经心地挑拣着刚刚夹到的公仔,留了一只熊本熊一只疯梨,随手送给这个女生几只剩下的,“嘛…我就想要这盘游戏啊,这可是限量版要排很久哦,剩下的奖品也没什么我感兴趣的呀。”

女生得了公仔高兴得不行,忍不住透露了个彩蛋,“…二宫姐姐,我偷偷告诉你哦,其实班长给这次积分第一的准备了惊喜~具体的我不知道啦,不过听说高岛,你知道的吧就是喜欢班长那个,她正拼命积分说要去表白呢。”

高岛二宫倒也知道,是松本他们班的副班长,工作上跟松本交流挺多,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眼神的确很有戏。

“难道惊喜是答应一个要求?不至于玩这么大吧,说起来高岛在哪玩呢我没看到她啊?”

“她又不太擅长打游戏,不过是咱们校乐团打击乐那边的,肯定玩太鼓达人呢,那个玩起来比较有气氛,积分也最多哦,我看了你的积分,你去玩一次绝对就能拿第一!二宫姐姐不去试一下嘛?”

二宫对太鼓达人没什么想法,不算喜欢也称不上讨厌,不上手也不苦手,属于她平时很少玩的游戏。这次游园会为了炒热气氛,用的还是游戏厅那种真的鼓和鼓槌,玩起来一定很累,不管怎么说都不符合二宫的游戏偏好。

而且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高岛跟不跟自己弟弟表白,反正表白了J又不会答应。

二宫发誓,她过去太鼓达人那边就是闲着没事看热闹,才不是好奇所谓的惊喜!

所以被周围松本班的同学撺掇着玩一局的时候,她是完全拒绝的。

然而游戏之神总会带来惊喜,比如作为监督本应很忙的松本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太鼓达人这个项目旁边,还露出一个二宫最喜欢的那种微眯眼睛略带羞涩的笑容,当他又做了个がんばって的口型的时候,二宫就知道,她必须玩这一次太鼓达人,而且必须赢。

这个笑容连带口型的加油方式,是二宫和松本之间一个小默契。上一次看到还是国中的运动会,非常讨厌运动的二宫被迫跑她最讨厌的长跑,发令枪响之前,她看到刚跑完接力的松本朝她笑了一下,做了个加油口型,急着过来应援没顾上擦汗的松本看起来晶莹得像在发光,然后她就奇迹般的第一个过线,直接撞进弟弟的怀抱。

看到二宫过来,高岛看起来严阵以待,直接在鬼模式里挑了首星最多的曲子,打出了今天的最高分。

闻讯赶来的toma有点替二宫担心了,“高岛不是玩打击乐的吗,节奏感没得说。你还让他们撺掇nino上,嘛…总之输了你哄咯。“

松本看起来完全没在担心,“你说她玩之前知不知道惊喜是什么?”

toma正在惊讶二宫竟然偷懒跟高岛用一样的曲子,没搭理松本的问题。

“不是…你不也是跟我和nino一起长大的?难道不知道nino她会乐器?”

“我知道她会吉他,之前国中毕业式我记得她弹唱过,那跟打击乐比也是…”

松本不耐烦地打断他,“谁告诉你她就会吉他?我哥教的她钢琴,她之前最喜欢的可是贝斯,所以赢高岛是没问题的。”

事实证明欧皇的运气也体现在预言方面,二宫没什么悬念地赢了,就是看起来打鼓打的有点累。

松本端过来柠檬水,顺手揉揉头毛,“你是知道有惊喜才会来打鼓的吧?选这么累的项目可太不像我认识的nino了。”

“反正游戏已经到手,闲着也是闲着,况且你都那么认真地应援了…所以惊喜是?”

“我亲自陪同玩一次大冒险…无聊吧?之前开会那堆女生非要定这个。”

“我现在想把这个机会卖给高岛…你不要拦着我!”


一边负责出大冒险的同学也非常懵逼,本来跟高岛商量好了的,这下冒出来个二宫姐姐,难道题目还是表白不成?算了还是别惹她,现在需要部员众筹预算的田中不就是个例子?

于是题目变得非常亲和:

讨女孩喜欢的新动作

二宫非常嫌弃地看看自己穿的女仆裙,恰巧松本为了迎合传统学园祭游园会概念,穿了浴衣,俩人站一块儿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不过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上。


“那我就站在这里吗?”

“嗯。”

“只是站着就可以吗?”

“嗯。”

二宫想了想,还是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作出标准少女漫画姿势。

面对二宫湿漉漉的上目线,松本感觉到久违的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大脑又冒出来非常多奇怪的思想。

而且他的女主角今天还穿了蓬蓬的裙子!还梳了双马尾!这不是少女漫画是什么?!

他决心在今天展现出男主角的一面!

那么就从壁咚开始,松本用他常用的右手撑到墙上,发出教科书一般的“咚”一声——他的神情该是很严肃,要不二宫不会有偷笑的余裕——圈出来一个小空间, 用左手抬起小巧的下颌,指尖碰到皮肤的感觉很奇妙,松本无端又想起了那个桃子的比喻——甜而软,汁液丰沛,他注意到二宫脸上余裕的表情消失了, 正在用前所未有的堪称炽热的目光看过来,猫唇无意识地有点微微颤抖;

他突然起了玩心,左手抚上耳廓,很轻很轻地捏捏耳垂儿,然后轮到高挺的鼻梁,他从没想象过这种柔软而有弹性的触感,指尖最后划过眉毛,他又想起哪个古人写的 “眉细恨分明”?好在他的nino眉毛是稚气而粗疏的——没什么分明的恨就很好,他捧着这张精致的纯挚的脸庞,堪称虔诚地贴近,距离一寸寸消失,从颤抖的唇畔呵出的潮湿气声听得很清晰——可烧成一团浆糊的大脑没办法准确识别字符,松本猜是害羞的意思,下一秒形状美好的唇便顺从地擦着下颌线过去,停在红得惊人的耳廓,同样用的气声缓缓呵出来:


私はずっとあなたの側にいます


End

====

末子gn们应该都能看出来最后大冒险部分出自20160101的zip!,下划线部分是nino和J的原话。(J说的其实是“对”我改成“嗯”了x

我觉得非常残念的是结尾结的很奇怪,不过他俩这状态也就差一句表白了,也想了好几种表白,本来想把稻苗鸡和求婚大作战的几句拼在一起,最后还是决定简单点好。

最后一句话是: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日语非常渣,欢迎指正x

这也是末子这对cp给我的感觉,安定的陪伴。

再感谢一下看到这里的你,喜欢他们真是太好了。

(/ω\)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