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也

a团团担
各种意义上的黄色女孩
…正在缓慢变紫变红


末子爱好者
也吃虹笃磁
本质kkl
方王是初恋

偶尔写点梦话

【末子】姐姐太爱我了怎么办03

Nino性转注意避雷⚠️

ooc

非常抱歉让大家久等…

还好赶上了情人节

分着写的所以衔接相当不自然

总之下一更完结

希望够甜(⁎⁍̴̛ᴗ⁍̴̛⁎)

====

尽管二宫自顾自陷入了回忆,咖喱饭商谈最终决定还是要樱井对外宣布。

樱井也像是猜到了这个结果,“好吧我说就我说,不过…你们还记不记得最近有什么事要发生?”

二宫从回忆中匆匆抽身,只听得后半句,抬眼看到餐桌对面的松本做了个“诞生日”的口型,想起下周樱井生日,便抛回个了然眼神。


某个开关打开了。

小尖嗓打头阵:“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sho困!”

小奶音殿后:“nino让我说好不好?毕竟这件事…跟我有关嘛。”

“诶小润你竟然记得…”樱井哥哥表示十分感动,甚至想表演一个原地暴哭,虽然润平时总是嫌弃我,不过他其实…

“…下周四学园祭活动商讨,这是我第一次代表文艺部发言哦!”

“诶J我还以为你要说下周三我们社会课要周测呢,发言加油,总之预算没问题哦。”

樱井准备出口的话被生生堵进喉咙,好像还被两个小恶魔往下踹了两脚,“所以你们真的没人记得下周五…?”

眼看樱井的表情瞬息万变,二宫竟然感觉到一丝无聊,明明是品学皆优的精英嘛,怎么在家这么天然。

“我今年想去那家涮涮锅,这几天太冷了。”

“啊…确实,每年都吃荞麦面我都腻歪了,”松本拍拍已经开始冒出问号的哥哥,“尼桑你的口味也该变一下了吧。”

相叶当然没能跟上节奏,“桥豆麻袋…所以话题怎么就变成吃的了?sho桑我猜你是想说下周二我们班有实践活动吧。”

“唉哥哥果然跟预料一样呢…下周五sho桑生日哦,你都没反应过来就负责洗碗好啦,至于J…暂且征用一下帮我讲作业!”

二宫连珠炮抢白完,慢条斯理放好餐具,熟门熟路拐进书房,没忘带上她最爱的小冰蓝和弟弟,顺便把樱井的话关在门外。

“…诶诶诶,你今天的作业明明是我帮你写的你问润有什么用…而且我今年还是想吃荞麦面啊…”

相叶已经认命地开始收拾碗筷了,一旁的大野也默默加入洗碗的行列,经过樱井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樱井按大野的节奏推断他应该是想对荞麦面发表看法,没想到迎上张笑得灿烂的面包脸,“小翔,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唔,都19岁了呢。”

“虽然很感谢大野学长,但是,其实我要过的,是20岁生日来着…”


二宫以为公开他们几个的关系不会带来太多变化,除了放学可以在松本班级门口等着一起回家这些好的方面,她倒是没想到J高不比国中纯粹,明里暗里还有人看不惯松本和几个死党的张扬个性。

所以她也没想到周四的学园祭商讨会上会出岔子。

松本这次作为文艺部负责人向整个学生会宣讲学园祭活动方案,由于准备充分,很快到了听取建议环节,可这次意见最尖锐的,是樱井翔。

樱井松本做了这些年兄弟,对彼此脾气秉性算得上了解,樱井注重实际,学生工作里尤其看重性价比可行性这些,松本则恰好相反,为追求最好效果可以不计付出,这次争论的焦点也出现在松本方案的预算。

“松本君,这是学园祭不是什么巡回演唱会!移动舞台根本没有必要!”

“移动舞台是很重要的部分!部长我希望您能搞清楚我设计的舞台效果之后再来反驳我!”

……

两人吵得极其激烈,气势汹汹,关乎预算部分又谈得相当认真,围观的学生会同仁除二宫外都大开眼界,觉得值回票价。

一来二去两人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二宫揉揉惺忪睡眼刚准备发个line让他俩暂且偃旗息鼓,却听得有人来打圆场,“部长,您不要急着反驳松本君嘛,兄弟之间可不要伤了和气,预算高大家也都理解,而且咱们不还有二宫学妹嘛。”

二宫听罢,品出来不少弦外之音,一则强调他们几个互有关系,二则提及二宫的预算避嫌问题。她睁开那双漂亮眼睛一瞄,果真看到学生会换届时候输给樱井的田中副部长在偷乐。

她既然听出来了,参会的每一位心里也差不多明白,全看樱井怎么对付了。

没想到樱井硬生生扯出个灿烂笑容,“先跟大家道个歉,刚刚是我不好,跟松本同学争论耽误大家时间了。关于方案,我决定不记名投个票看看选哪个好。刚刚田中同学的发言提醒我,是我疏忽了,没考虑到松本和二宫同学进部才一学期,负责人的担子太重,我觉得有经验的同学担当更好,之后再具体商议,没事的话就散会吧。”

樱井这番说辞虽把关系者嫌疑撇了个干净,却半分面子没给他俩留。二宫心里乐得清闲只眉头极富技巧地似蹙非蹙,而松本心头火本就没熄,忍完樱井发言,扔下活动方案摔门就走。


松本明白,今天这种情况樱井翔未必做得多好,但毫无疑问做得对,他自己如果站在樱井翔角度估计也会这样处理。

可气还是要生的,主要气那个敢叫他姐二宫学妹的家伙,顺便气一下他哥。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次生气生的非常不巧——第二天就是他哥生日。

不计前嫌带着礼物微笑庆生什么的,一点也不像松本润,从“不计前嫌”这个词开始就不对!他拨打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番茄同学的电话。

“明天你有没有空?”

“你在逗我嘛松润,明儿不是你哥生日?之前他邀请我一起去吃涮涮锅,别告诉我你对涮涮锅还有心理阴影?”

“什么阴影不阴影,还不是nino想吃…你拒绝他吧,明天陪我吃饭。”

“嘛,我听说今天的事了,虽然理解你,但哥哥过生日你还是要去啊。”

“凭什么我一定要去!他每年生日那么多人庆祝,哪少了我这一个。我在生气,所以你明天必须陪我吃饭。”

“润,你消消气先…我能先问一下在哪嘛。”

“就那家涮涮锅吧。”

“…其实你是气糊涂了吧,为什么非得不坐一起吃呢?”

“因为我生气啊,就这样,我挂了。”

“……”


令人意外的是,今年樱井翔的生日,并没有请很多人。因为他觉得重要的成人礼只要跟最重要的人一起庆祝。

而涮涮锅店是二宫挑的,她运用数学建模知识,计算出这家店性价比最高,考虑到庆生需求,还特意订了僻静的二层。

综上所述情况变得有些特别,特别的微妙。

松本拖着toma也径直上了二层,他原本的打算是坐在靠窗的位置,俯视着城市繁华的夜景,在涮涮锅的雾气中做一个忧郁的美男子。但当他俩站在楼梯口的时候,松本润平生第一次对自己欧皇的身份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二层是很僻静,也许该说是过分僻静了,僻静到隔着偌大餐厅只有樱井翔一桌与他们遥遥相望。

松本非常后悔为了耍帅带了眼镜,这直接导致他与亲哥来了个长达5秒的尴尬对视,好在同时也瞥见他二宫姐姐按着小冰蓝的专注侧脸。

樱井那边人虽不如往常多,倒也吃的很热闹,成人标志般的饮酒环节更是掀起了高潮,反观松本这边显得尤为凄凉。

toma摇着玻璃杯里的白葡萄汁儿,做出一副贵公子派头,“松本少爷,您再往那边瞥小心眼球转不回来咯~”

松本夹起一筷子牛肉愤愤填进嘴里,“爱拔桑也就算了,凭什么nino也可以喝酒啊!樱井翔那家伙成年了也不做好表率,nino可是个女生诶,醉了怎么办!”

“我可不信你没喝过,而且喝的又不是什么高度数的酒,她哥也在能出什么事儿——你不是说要跟我恋爱相谈?是哪家姑娘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是谁不重要,我找你是解决问题。”

“你站姑娘面前笑一笑,就解决80%了,哪儿还有问题?”

松本一只手托腮,眼神不由自主飘出去,“她对我太好了。”

“…你是故意的吧。”

“比如你知道我讨厌虫子吧,”松本自顾自涮起来,“但是之前有一次…好像是粘土猜谜?我发现自己压根不记得那些虫子长什么样,然后才意识到在我说讨厌之后,她真的会想办法…比如小时候用手捂住我眼睛,大一点见了虫子就先冲过去打——我知道她也讨厌啊而且我也不是那么怕了,但是真的感觉特别安定,可能是被她宠坏了吧。”

“等等…小时候?你说的是nino?”生田同学快速瞄了一眼远处皱着眉抿啤酒的少女。

随着生田视线看过去,松本一向被称赞凌厉的五官倏然柔和了些许,他皱着眉头微笑起来,好像有点甜蜜也有点无可奈何,“是啊,她对我太好了怎么办。”

生田同学狂灌下一杯白葡萄汁儿,小心翼翼开口:“她对你好,怕是姐姐对弟弟的好,可我看你这是…想往那方面发展吧?”

“总之,有时候我真的希望她不是我姐姐就就好了,所以要找你恋爱相谈嘛。”

“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呃…真实心意?”

“嘛…我以前也不知道她会冠冕堂皇地骗人,你记得那个纱织嘛?就因为香菜吹了的那个,国中毕业她告诉我nino替我挡了很多年桃花,但是我一点也生不起气来,反而觉得她真是太可爱了,大概这就是…很喜欢吧?”

“我想了想,倒是觉得你还有戏,你看……”生田正准备高谈阔论一番,却发现松本的浓眉皱起来了。

“nino好像喝醉了,”松本迅速放下了筷子,“我过去看看。”


二宫在迷糊之前其实在暗暗骂樱井。

昨天商讨会之后,她知道以她弟弟脾气估计得生一阵闷气,于是也没主动联系,谁知道今天连樱井成人礼的面子也没给,宁可跟那只番茄私聊,真是长大了学坏了。

跟大野学长制定好怎么合理克扣那个戏精田中申请的预算,她玩掌机玩的也挺没意思,只好时不时瞄那边的风生水起,聊着聊着她的好弟弟甚至还露出了羞涩的笑!天知道这个超稀有级别的笑容二宫已经多久没看到了!等等那只番茄为什么还往她的方向看?难道偷看弟弟被他发现了?就知道番茄不是什么好蔬菜!

二宫很烦,非常烦,烦得口干舌燥,顺手抄起一杯啤酒抿了两口,习惯蜜瓜苏打口味的舌头表示严重抗议,那只好继续顺手端起别的品种的酒一杯杯试下去。

真是一杯比一杯难喝,她内心疯狂腹诽樱井点酒的糟糕品味,却没注意自己整个人都有点怪怪的发热,只感觉有点困,困了就睡嘛。

于是她被她弟弟抱住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差点从沙发上滑下来,也不知道松本像瞪仇人一样瞪了半天寿星樱井和疑似因为喝高了所以tension极高的相叶,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所以她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樱井翔你(点的)是什么玩意儿,第二句话是好难受。

周身笼着一层熟悉而温暖的气息,二宫感觉自己被抱着到了一个安静的所在,有人很温柔地捏住她的下巴,轻轻把手指伸进去搅动,她非常想吐槽这是怎样一个变态的梦啊。

下一秒,她吐出来了,这令她感觉舒服了很多,温柔的手指替她清洁干净。

再下一秒,她飘荡的意识回到了大脑里,她睁眼看到她世界第一好的弟弟正在咫尺之遥笑着,很漂亮的眼睛荡漾着里仿佛能把她溺死的温柔。

啊…润真的是,太英俊了,如果喜欢上这样的他,应该也可以理解吧。

然后本着反正在梦里就是要占便宜的想法,二宫同学遵从了本能。

松本同学看着脸颊连同耳畔一片酡红的软软的ninomi一点点贴过来,阖上湿润的褐色瞳孔,睫毛轻轻抖着,双手好像很熟练地环上他脖子,亲了他一口。


====

节日快乐&拜个早年?

w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