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也

a团团担
各种意义上的黄色女孩
…正在缓慢变紫变红


末子爱好者
也吃虹笃磁
本质kkl
方王是初恋

偶尔写点梦话

【末子】姐姐太爱我了怎么办02

Nino性转注意避雷⚠️

ooc

个人原因 很抱歉更新晚啦

逻辑死…大家就当看个段子乐一下儿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写成了回忆套回忆

====

樱井爸爸和松本妈妈家常便饭般出差了。

晚饭的方桌却围坐满了五个人

相叶在动物园遇到了记录海洋鱼种类的大野学长,不由分说带他来樱井家蹭饭,顺道儿接自己妹妹回家。

晚饭是松本做的咖喱。

 “嘛…所以这个澄清的事情谁去说。”相叶也看了论坛上的热帖。

大家自然地看向大口大口吃着咖喱的樱井。

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目线,樱井不顾嘴里的食物,瓮声瓮气地开口:“唔,我觉得还是爱拔桑桑你去,那句‘妹妹’可是关键啊,只要证实你们俩真是表兄妹顺便介绍我们两家是发小就好…”

“樱井翔!拜托你擦擦你的嘴然后把嘴里东西咽下去再说话!”松本摔过去一块餐巾。

“唔,话虽如此,但是翔桑不可以欺负他傻哦,”二宫反常的没使用小尖嗓攻击,“其实说起来倒是要怪我吧…倒不如我去说…”

能够让二宫这样习惯强词夺理的人露怯的事情着实不多,而且这次还毫无甩锅的可能,因为隐瞒她们四个关系的想法的的确确是她高中开学前亲口提的,当时态度还颇强硬,甚至达到不答应她就不上学的程度。

这件事虽然看起来很像被宠坏的二宫小姐天马行空的做派,可并不是突发奇想,反而筹谋已久。

起因可以说是一件小事,也可以说是之前的很多很多事。


国中毕业后那个太漫长的假期,二宫过上了标准网瘾少女生活,嫌待在自家会被相叶念叨,她便赖在松本家,美其名曰陪弟弟。

也是一次松本陪她打马里奥,他们一个叫生田的发小打来电话恋爱相谈。

松本两手捏着手柄,只用耳朵肩膀夹着手机,因此口气非常不耐烦。

“不是…这当然不怪我,也不是我强迫她喜欢我的啊,toma你讲讲道理!不如你请教一下我哥?”

“诶?你难道忘了那个匈牙利交换生?好啦好啦我陪nino打游戏呢,挂了啊反正我没谈过恋爱你问我也没用。”松本不顾电话那边的嚎叫,淡定地挂断电话。

没想到他最后一句里“没谈过恋爱”这几个字却让二宫非常不淡定。她不淡定地控制小人吃金币,脑子分出来一块刷弹幕:

还有没有天理!那个溜肩的匈牙利情缘就算了连生田斗真那小子都有恋爱烦恼我们润竟然没谈过!虽然恋爱烦恼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J为什么会…

等等!

她好像想起来为什么蝉联多年校草榜单的世界上最好的弟弟会没有女朋友了。


“二宫桑二宫桑~”国中生二宫早已习惯被各种认识的不认识的女生叫住了,她利索地拿出表格和笔。

“名字?”

“山田丽子。”

“嗯,你想什么时候去?”

“麻烦二宫桑安排礼拜五放学后可以嘛。”

“诶呀不巧,那天礼子桑提前约了。”

“那怎么办呀…我订了那家热门甜品店…”

二宫看到面前女生手里攥着的预约券,露出一个可爱满分的营业笑容,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丽子心里的难过。

“没关系哦~为什么不周末约润出来呢?他周末很喜欢出去的哦。”

“那个…松本同学不是不喜欢跟不熟的人呆太久嘛,我本来就只想在甜品店说…说完那句话就好。”

“嘛…润的确只跟熟悉的朋友一起吃饭,不过你可以约他干别的呀。比如…我听说学校旁边新开了家手工工坊,多叫几个朋友一起玩黏土猜谜不就有机会开口啦。我当然也会帮你旁敲侧击的~”

“诶!真的可以嘛!没想到松本同学的姐姐人也这么好…那,那这张券就送给二宫同学吧,这样也不会浪费了!”

“诶呀,那多不好意思,”二宫自然地把那张券放进制服口袋,又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丽子同学真可爱,我真的希望你能成功哦,以后就能经常见面了呢。”

不出意外地看到丽子羞红了脸,二宫把表格折好,笑着说了再见。

然后转身出门拨通了电话,“周五放学后你如果快一点结束,就有空请你吃那家热门甜品店的栗子蛋糕。”


不知道是不是栗子蛋糕的功效,丽子周末真的成功约到了松本同学,跟几个相熟的朋友一起到了手工坊,甚至马上答应了黏土猜谜的要求。

全程都特别顺利,交流气氛很融洽,松本同学心情很好,没想到变故还是出现了。

猜谜丽子跟松本一组,一起来的朋友起哄说猜中了要松本答应丽子一件事,松本爽快答应。

眼看距离成功仅仅一步之遥,可看到那个泥塑的时候,丽子真的觉得五雷轰顶。

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全能的松本同学手工这么苦手?谁能告诉她这个恍如毛毛虫蜘蛛混血的黄色怪物到底是毛毛虫还是蜘蛛?

当答案公布是螳螂的时候,丽子觉得她跟松本可能就是没什么缘分,表白的时机果然也不行…况且松本还有点不高兴地问哪里不像。

当然不止丽子有这种感受,暗恋松本的礼子节子爱子华子等等等等全部因为类似稀奇古怪的原因没能牵手成功——准确来说,表白都没能成功。

她们也有自己反省,不过显然没人想到“找二宫姐姐咨询”这个共同点。


唯一一位有故事的女同学叫纱织,她是公认的校花,常年跟松本在榜单顶端遥相呼应。校花出手自然不用走二宫程序,下课后抱着课本就踱到松本所在的班级约了个晚饭,地方让松本随便定就好。

发梢的香气悄悄撬动了松本的少男心,二宫当然能看出来。

可校花不仅长得好看家境优渥,成绩也名列前茅,好像找不到丝毫缺点。

唔,纱织做J的女朋友果然很合适嘛,之前做的事本来就是帮他筛选一下,谁叫那么多人都喜欢他…二宫做好心理建设,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可是,就是很难过嘛。

松本预定餐厅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参谋自然是他全世界最好的姐姐,可他姐姐今天tension低的吓人,他有点不知所措,用手摸摸她额头,也没生病呀。

“冬天去吃寿喜锅不是很好嘛,既能暖身体你也喜欢吃,气氛还比西餐热闹一点,方便你们聊天…我今天想先去睡,别忘了第一时间短信告诉我好消息哦~”二宫拿着手机朝他笑笑。

松本订好了附近一家和食店的位置,心思却转换不到晚上的约会。

nino太反常了,非但没有像平时那样假装生气,甚至还要早睡——他眼看着她熬夜熬了这么些年。刚才的笑容也勉强的要命…看来还是生病了,一会儿回来记得买点药。

听到松本关门的声音,二宫还是忍不住从房间跑出来,

“我拿一下我的小冰蓝…那个,J,晚上加油呀!说不定明天就可以看到弟妹啦?”

松本想伸手摸摸她头,门却在他面前关上了。

接下来的几小时,游戏当然是玩不下去了,二宫裹着被子盯着手机,顺便自我反思:

润找到了个很棒的女朋友,你理应替他高兴啊,这样难过也太自私了,润只是你的弟弟,当初的约定不就是做世界一番的姐姐永远保护他嘛…

二宫越想越难过,手机也丝毫没动静。

唉…他如果真的跟纱织互有好感哪里还有空给你发信息嘛——两个人坐在热气腾腾的寿喜锅旁边开心聊天的场景几乎瞬间出现在二宫想象中。

润那么绅士,肯定也会给她夹菜,替她凉汤,接下来怕不是在店门口接吻,然后……

完了润晚上如果不回来怎么办啊!他什么也没带不会出事吧!如果他们结婚了我是不是还得致辞?

无理!

我的弟弟绝对不要娶纱织!

二宫知道自己脑子转得快,所以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原因了,总而言之就是不行。

啊…不过后悔也晚了,纱织极其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弟妹,她简直想表演一个原地暴哭。

沉浸在失落烦躁后悔等复杂情绪里的二宫显然错过了门铃声,顺带着也没听见埋在被子里的手机铃声。

门外拎着药的松本越想越不对劲,nino该不会是生病晕过去了吧!于是他拨通了正在上晚自习的樱井的电话,要他马上送钥匙回来,暂且不论樱井班长被如何怒目而视,他只能听到自家弟弟“nino……晕过去了……”模糊不清的语句,由于完全不知道松本的约会事件,他马上想到nino自己做饭然后煤气中毒的可能,然后立刻拉上相叶向老师请假往回赶。

…可见大家的想象力都十分丰富。

二宫最后发现了未接来电,不过她十分悲观,毕竟她的思绪已经到达了松本的婚礼,于是当樱井相叶赶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场景是:

二宫抱着比她高许多的弟弟,万分的委屈,眼角红红的,说话也显得不太流畅,

“J…你不要跟她结婚好不好…”

相叶联系了一下前因后果,福至心灵地喊了一句

“小和你不要想不开呀!”

…可见相叶的想象力还是最丰富的。


搞清事情真相后,樱井相叶首先无情地八卦了纱织,“她可不是看上去那样傻白甜,她曾经让两个男人反目成仇!”

“对对对,润你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

松本很无奈,“我也没说我们俩成了啊…”

“那你也没说那你们俩没成啊!”

“不是…刚刚吃寿喜锅的时候,纱织完全没问我意见加了一堆香菜…我实在是,闻那个味儿就难受,想到nino还生着病就着急跑出来了。”

“J,听起来你原来是因为香菜没能脱单啊。说到香菜…这就要怪你了哦翔桑!”

樱井翔:我巨冤.jpg


二宫自此暗下决心,必须不能像国中时那样对待弟弟了,他要有他的自由,那就要从隐瞒自己的姐姐身份开始。

可是众所周知,高中过了一学期,没有姐姐的松本同学依然很受欢迎,也依然没谈恋爱。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