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也

a团团担
各种意义上的黄色女孩
…正在缓慢变紫变红


末子爱好者
也吃虹笃磁
本质kkl
方王是初恋

偶尔写点梦话

【末子】姐姐太爱我了怎么办01

Nino性转注意避雷⚠️

ooc

梗来源兄困

觉得这个梗写BG更有意思


以及…把和也改成和子太出戏啦(想到和子妈妈

就保留了原名~

第一次写rps 瑟瑟发抖


====

二宫和也最近在J高火了。

虽然火了这个说法可能显得怪怪的,反正她莫名其妙地引起了注目。

在一所偏差值还蛮高的高中里,受到关注无外乎因为做了点什么特别的事。


二宫不太一样,她是因为没做什么特别的事。

事情发生在上周五,眼看学园祭临近,二宫所在的班级开班会策划活动,这没什么特别的;因为本班班长町子不如隔壁班的班长松本润那样能干,所以放学时间延迟了挺久,这也是意料之中;甚至好不容易放学后,二宫被学生会财务部部长大野学长——也是她名义上的上司叫出去说事儿,都显得这个周五乏善可陈。

同学陆陆续续走了,町子叹口气,收拾着讲台的东西。

明明是同样是班长,为什么我就不能跟松本同学一样优秀呢,班级活动有源源不断的灵感,也特别擅长跟同学们打成一片,成绩又那么好,还长得帅…想到这里,町子觉得自己脸有点红了,果然还是不要胡思乱想嘛,其实松本同学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吧——这些心理活动表明町子实在不太了解主角光环,于是下一秒,她无意间看到门口以扭曲的姿态站着玩手机的松本润。


町子险些以为自己就是少女漫画女主角——果然命运邂逅什么的还是存在的!接下来会不会就是她遇险松本同学破门而入来解救她呢

尽管町子脑内分镜都画好了,似乎为了提醒她并不是主角,松本同学后面探出来个脑袋,笑眯眯地问了句:

“#¥%&…同学你好,请问二宫同学走了吗?”

暂且不论那句意义不明的#¥%&(大概就是不知道怎么称呼的含糊其辞),等町子反应了好半天这个宛如宝石箱的笑容竟然属于那个传说中的相叶学长时,从门后面又走过来一个人,町子缓过神来定睛一看,更坚信这部少女漫画的主角就是她町子本町了。

这个彬彬有礼微笑着的人,是她的顶头上司梦中情人学生会长樱井翔啊!

樱井部长当然记得町子的名字,虽然她加入学生会刚满一年,目前只是个跑腿的新人。

“町子同学好久不见,刚才那位是我的同学相叶,啊,那边那个你应该认识,松本同学。今天你们班是有什么安排吧?放的真晚。”

町子还是难以置信近年校草排行榜的御三家同时出现在她面前,这场面脑内想想就让人过呼吸啊…何况他们还是活的,脸上还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啊,除了松本同学。


町子用尽平生最大气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激动,解释了一下今天下午的情况,樱井相叶表现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而松本只在她提到学园祭的时候挑了一下眉毛。她也回答了关于二宫的问题,说到大野学长的时候,松本润总算皱着眉抬起了头,接着看向樱井,樱井接受目光后及时解惑:“嘛……大野学长是财务部部长,因为毕业年级比较忙,例会来的少,没见过也正常。”

正说着,大野学长和二宫同学一起回到了教室,然而非常出乎町子意料的是,看到三位kirakira的帅哥站在一起,二宫表现得十分波澜不惊,甚至跟松本同学一样皱了皱眉。

大家依次跟大野学长客套了一轮之后,二宫开始淡定地收拾书包,可能是感受到町子强烈的疑惑目线,她头也没抬地问了一句。

“…你们怎么来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町子觉得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果然比起她,二宫不论是长相还是反应都更像女主角。

“来接你呀…”

打破安静的不出所料是相叶,不知道是不是压根儿没感受到这股“谁先出声谁错”的氛围,除了附赠招牌笑容之外,他还追加了个昵称。

“…妹妹。”

…秘密好像瞬间被揭开了。

二宫笑了,本来就可爱的猫唇笑起来更加可爱了——如果不算笑的同时咬牙切齿说的那句,

“バカ”

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周五以二宫潇洒离去的背影作结

没错,她别的一句没说,真的是没做什么特别的。


当晚町子熬夜匿名发八卦帖的时候也非常无奈,除了相叶学长莫名其妙的一句“妹妹”得到了“バカ”的回应之外,简直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石锤。

她也很受不了这种百爪挠心的状态,只好认真回忆在班级和学生会跑腿的时候了解到的二宫事迹作为补充。

町子眼里的二宫,一言以蔽之,就是随意。

明明长了一张非常可爱的脸,皮肤又白又嫩,哪怕穿着跟别的女生别无二致的普通水手服也特别出挑,可是却毫无自己好看的自觉。

梳着普普通通的齐刘海短发,领口的蝴蝶结穿着的制服鞋也是学校标准样式,手腕手指没有任何装饰品,还有点微微的猫背。

J高的男生或许樱井部长的精英形象影响,大多青睐品学兼优的女生,町子为此也总摆出一副认真模样;长着乖学生脸的二宫却大相径庭,最大乐趣是上课偷看漫画,下课偷玩掌机,课后作业还出现过诡异的不同笔迹;挑食看起来也特别严重,一周的便当除了周四都会剩下。

其实班里的作业很多时候都是町子帮忙判的,当发现二宫的作业出现不同笔迹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告诉老师,不过字迹总是固定的一两种,她也就瞒下来了——当时她天真地以为有人暗恋二宫,所以替她写作业,现在想来真是很可疑。

更别提学生会的见闻了,由于财务部人员紧缺,一直是二宫代理大野的部长职务。各个部门的预算表都是町子送到财务部审批的,二宫对于樱井提交的预算总是非常不满,甚至樱井有一次申请会议室换一批椅子,二宫硬是少批了一把部长坐的扶手椅;相反的是松本所在的文艺部,交上来的预算二宫每次都会多批,以至于文艺部每次承办活动都格外壕。

零零碎碎好歹凑出来一篇帖子,町子以为这么语焉不详的帖子估计很快就会被淹没,可她还是小看了迷妹特别是三家迷妹联合的力量。

总而言之,女主角二宫就这么火了。


当二宫得知有这么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周日了。

因为她从周五晚上回家那刻直到周六晚上都在打游戏,她亲表哥相叶实在看不下去,把她拎到自小就相熟的樱井和松本兄弟家里,自己才放心去动物园做志愿者。

彼时她刚拖拖拉拉写完现代国语和生物的周末作业,正在享受游戏时光,跟她亲爱的弟弟一起。

她穿着毛茸茸的家居服盘腿坐在电视机前的地毯上,倚着松本润的长腿,一边按着手柄一边漫不经心地回话:

“嘛…肯定是町子发的。”

斜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樱井翔刷着那个热门帖子的回复,时不时发出极有感染力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nino,有人猜你跟爱拔桑是一对儿,然后’妹妹’是爱称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还有说我们三个都暗恋你,这么古早的花男梗,润是稻苗鸡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正在马里奥世界的两人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污染,二宫偷偷瞄一眼旁边皱起浓眉紧抿嘴唇试图过滤掉魔性笑声的松本润,猫唇微微一翘,手下便犯了个极富技巧性的错误,不出意料地game over

“烦不烦啊你这个溜肩!笑得我都输给J了!信不信我把你现在的样子连同上次双层帽衫一起发到论坛啊!”二宫和也的究极·小尖嗓被触发了,噼里啪啦说完后状似无意地倒在松本润身上。

“…就没个靠谱点的回复嘛,”松本揉揉二宫蓬松的头毛,挑出一缕发丝玩着,“没有咱们之前的同学澄清一下?”

“我看到toma用小号回复了,不过好像没人相信的样子。嘛…真相比较没有爆点啊。”

“都怪那个八嘎!如果他不说多余的话哪来这么多事,”二宫顺手打开了line,手机难以负载太多未读消息马上卡住了,“什么嘛…这么多人问来问去…”她刚准备习惯性皱皱眉,松本润就伸手过来,把浅色的眉毛抚平,温热手指又向下抚,替她按摩着太阳穴。

“稍微睡一下吧,眼睛里血丝那么多,黑眼圈也超明显——又不好好睡觉啊姐姐。”

二宫舒服得眯上眼睛,小小地团成个毛球,眼睛勉强睁开条狡黠的缝:“我也困啦——可是J,我的作业还没写完呀……”

“你先睡吧,说不定醒了就写完了呢。”松本也狡黠地笑了。


给熟睡的二宫盖上条毯子,松本拿着她未完成的作业走到依旧沉迷八卦之中的哥哥旁边,眨眨大眼睛,“尼桑?”

樱井翔仿佛看到小恶魔的尾巴从他亲爱的弟弟身后出现,可他今天也没能抵挡弟弟的上目线。

于是,今天二宫同学的作业,又出现了别人的笔迹呢!


评论(6)

热度(96)